充电桩测试设备

检天下之车,测四海之桩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从政策鼓励快充 看充电桩快慢之争

2020-11-09 17:54:53

10月9日正式宣布通过到本报发稿,《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简称《规划》)的正式版本还未发布,但权威方透露的内容已经引起了业内外的热议,尤其是与此前征求意见稿相比变化较大的关于新能源汽车基础设施建设的内容。

《规划》明确,要加强充换电、加氢等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形成快充为主的高速公路和城乡公共充电网络。有专家表示,《规划》释放出一个重要信号,即国家鼓励布局快充桩,慢充桩有可能被边缘化。

事实上,《中国汽车报》记者在采访电动汽车、充电行业以及电池领域的专家时发现,他们普遍认为,快充和慢充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私人充电桩应当以慢充为主,过分频繁地快充确实会对电动汽车产生一定的影响;在某些特定领域和场景布局快充桩有较强的现实意义,在公共充电桩中应当布局一定比例的快充设施。

超级充电桩是销售的核心?

在这个一切“以用户为中心”的时代,解决“用户痛点”已经成为了汽车企业的头等大事,对于电动汽车用户来说,最大的痛点之一莫过于充电不便利。基于此,快充桩不仅能提高用户充电体验,而且还能通过大大缩短充电时间来提高充电桩利用率。除了大力推崇超级充电桩的特斯拉以外,就连走增程式路线的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也对其予以了肯定,他认为:“大部分同行都严重低估了特斯拉自建超级充电桩和蔚来自建换电站及充电体系对销售的促进作用”,在他看来,超级充电桩和换电模式能够稳定地提升最基本的充电体验,这是销售的核心基础。

“目前的动力电池还不能承受过多次快充。”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副秘书长王子冬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建议用户经常使用快充电桩,偶尔使用可以。在他看来,快充对动力电池的要求较高,因为快充会在锂离子电池内部产生大量热量,过高的温度会破坏负极材料的粘接性能,从而导致负极活性物质脱离,使电池可逆容量快速衰降、电池性能劣化,严重影响使用寿命。

大幅提升充电功率,同时保证动力电池全生命使用周期的衰减符合有关要求,并将极大保障充电安全,这是目前动力电池企业和汽车企业都在开展技术研发和攻关的重要课题,但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技术和认证部主任刘锴坦言,这种高性能电池产品距离量产落地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私人桩应以慢充为主

基于此,对于更在乎电池寿命和性能的私人用户来说,快充桩并不是一个好选择。事实上,无论拥有充电桩与否,私人用户对于快充桩的需求并不大。对于有条件在家安装充电桩的私人用户来说,由于新一代电动汽车的续驶里程大幅提升,他们只需要在夜间充电就能够满足一天的通勤需求,因此夜间充电需要10分钟还是10个小时就显得无关紧要,快充对他们来说没有太大意义;而对于另外一部分没有停车位或即便有停车位也没法安装充电桩的私人用户来说,他们通常会选择在办公场所充电,对快充需求也不大,只有遇到充电桩不足或周末无法充电的情况时,他们才会选择快速充电站。至于那些居住和办公场所都没有条件进行充电的私人消费者,他们购买电动汽车的可能性相当小。

刘锴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提出,在居住地和工作地等驻留时间较长的地方,从电池安全、衰减、停车费用和充电费用的角度来看,还是应该以交流慢充桩为主。据他了解,如果车主在家用慢充桩进行充电,民用电的价格为每度电0.5元,每公里行驶成本不足1角。

在与《中国汽车报》记者交流的过程中,电动汽车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技术专家委员会主任王秉刚还提到了电网友好的问题。随着电动车数量的不断增加,充电行为对电网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大。如果大量私人用户都采用快充模式,这无疑将会给电网带来巨大负担,而慢充不仅不会给电网带来较大的冲击,而且还能起到“削峰填谷”调节电网的作用。

此外,表面看来,快充是目前能够解决用户充电不便和里程焦虑的“捷径”之一,但正如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世界汽车工程师联合会主席赵福全所言,电动汽车想要走进千家万户,还是得依靠增加设立在住宅小区的慢充桩数量。随着私人慢充桩的不断增多,王秉刚指出,充电不便和里程焦虑问题也将迎刃而解,自然无需布局大量快充桩。

营运车辆更适合快充

在刘锴看来,《规划》明确提出加快高速公路和城乡公共快充网络的建设,这对于扩大私家车辆出行范围,提高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接受程度有重要促进作用,在高速公路、城乡公共充电场站的充电场景中应以快充为主,但充电功率应结合车辆的实际应用需求设置,不要盲目贪多求快。

刘锴指出,公共快充桩的定位是应急补电,满足“来了就能充,充电速度快,充完就得走”的需求,而这就对充电车位的专用化和充电速度的高功率化提出要求。从目前情况来看,这样的模式有三大应用场景,首先,北上广深等城市车位和电力容量都不足,且不具备改造条件的老旧小区,为满足车主的充电需求,可布局一定数量的快充桩;其次,公交车、出租车等对充电效率要求较高,也适合使用快充桩;第三,高速公路等无法让车辆长时间排队等待的地方,也适合建设快充桩。

快充其实也不“快”

在理想的应用场景中,快充可以让电动汽车具备传统燃油车的便利性,车主可以毫无负担地驾驶一辆电动汽车,当快没电时只需找到快充桩花费几分钟充满电,立刻又可以使用。但现实是,一辆普通的汽油车加满油大约需要4~10分钟,且大部分时间花在进入加油站或者排队上。相较之下,目前的快充并不能达到同样的速度,大部分支持快充电动汽车的数据显示,要充电达到80%,大约需要30~45分钟,有一些则需要1个小时左右。“10分钟是一个分界点。”上述业内专家指出,这对于使用者来说有点尴尬,单纯等待的话时间有点长,但利用这个时间去吃个饭又显得捉襟见肘。

值得一提的是,在低温环境中,快充的速度会进一步放慢。家住北京市的翟女士分享了一次快充的经历,在电池温度为10℃~12℃时,平均充电功率仅为20kW,而在电池温度达到30℃时,能达到35~40kW。也就是说,在环境温度较低时,使用快充前还需提升电池温度,例如启用运动模式、把空调温度调高等,这无疑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电动车快充的使用体验。

慢充为主、快充为辅、兼具换电

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的补电方式已形成“慢充为主,快充为辅,兼具换电”的市场格局,不过考虑到动力电池标准难以统一、换电模式盈利模式匮乏等因素的叠加影响,可以说,国内汽车市场的补能方式仍旧以快充和慢充为主,且这一比例不大会随着充电桩数量的增多而改变。

当然,具体到不同场景,快、慢充电桩比例并不相同。据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统计,目前在公共场站,交、直流充电桩占比约为1.4:1,其中,公交车等专用车辆的充电场站几乎全部为直流快充桩,在居住小区中分布的主要是随车配建的私人充电桩,几乎全部为低功率交流慢充桩,在高速公路上的充电场站绝大部分由电网投建,全部为60kW以上的直流快充桩。

“基础设施建设需要从消费者的实际需求出发,从有利于电动汽车健康发展的角度出发,同时还需要考虑电网的负荷能力。”王秉刚认为,综合来看,出于长途旅行和运营车辆的考虑,应当在公共充电桩中布局一定数量的快充桩来满足相应需求,但比例应当符合实际市场需求,数量不应太多。

在谈到快充桩的前景时,刘锴指出,目前充电服务面临的盈利问题的核心是车位资源、电力资源的成本和车辆规模不匹配的问题,而快充可以有效提升车位和电力容量的使用效率,当充电功率逐步提高,所需要的充电桩数量也会相应减少。

新闻资讯

Latest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公司总部:深圳市龙岗区吉华街道甘李五路一号科伦特研发大厦4楼 

电话:0755-26605132
邮箱:saiter@stxn17.com
QQ:3098505982